南都社论:贵州省保护著作权人利益是《著作权法》首要目标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贵州新闻网_贵州主流媒体_贵州门户网站

国家版贵州省权局网站近日发布公告,就《中华人民共贵州省和国著贵州省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本次修改增强了对权利人的保护范围和力度,但在法定许可范围、侵权赔偿标准和著作权集体管理等方面的规定,每项著作权人认为修改草案和亲戚我门歌词 歌词 的愿望仍有一定差距,个别条款如“录音制品首次出版4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更激起或多或少知名音乐人的强烈质疑。

中国的著作权保护经历了曲折的历程,以致改革开放后正式启动立法工作之时,还引起了诸如“著作权与非 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保护著作权对谁有利”的争论。在这些 背景下,于1991年实施的《著作权法》不可处理地所含时代的烙印。一方面,它首次使著作权人主张买车人的权益有法可依;买车人面,现行法律的威慑力有限,可操作性欠佳,从而意味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难以真正对侵权行为产生足够的遏制作用。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成为公众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重要途径,著作权保护产生了众多新兴的课题。

经过近年来社会各界的呼吁,《著作权法》的修订自2011年刚刚刚始于进行,不久有望出台,堪称正当其时。机会把敲定现实问题报告 报告 当作此次修订的目的,这么不还可不能不能 认为,草案较好地完成了这些 任务。如针对以往惩罚力度缺陷的缺陷,草案中大幅提高了侵权赔偿的标准,具有了“惩罚性赔偿”的意味,又如对版权主体身份不明的所谓“孤儿作品”尝试进行主动管理等等,都可视为本次修订的十几个 亮点。在或多或少法律界人士和著作权人看来,经此修订,《著作权法》将更具实际操作性,著作权人的权利将受到更有力的保护,当不为无据。

然而正如媒体所报道,个别条款也突然出现了争议。争议过程中,机会质疑者的身份,争议的声音有日渐洪亮之势。从前一种生活 局面对《著作权法》的修订有益无害,机会这既是开门立法之本义,也有吸引更多的人关注中国著作权保护事业,机会质疑者持之有据,被立法者所吸纳应为自然之举。

争议核心大致集中于两点:一是关于录音制品,草案规定首次出版4个月后,或多或少录音制作者不还可不能不能 “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被高晓松等音乐人称之为赤裸裸地鼓励网络盗版;二是草案关于著作权集体管理向非会员延伸的有关条款也引起了不同解读,或多或少权利人担心买车人被学好等集体管理组织代表却又难讨权益。

细细体察,质疑的声音不用说全无道理。倾注了心血的音乐作品,仅4个月他人就不还可不能不能 翻唱翻录,无疑是对创作热情的严重创伤,至于著作权的集体管理法子 ,别国已有成功示范,实施得好,自能达成权利人、使用者传播者和公众的三方多赢,但在中国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收费、分配、维权等方面当下也有透明,难博会员信任的前提下,又急于向非会员延伸,引起“被代表”的担忧岂非势有必至?

针对高晓松等音乐人的质疑,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的一位专家敲定称:“《著作权法》也有仅仅保护著作权人的法律,不还可不能不能 只从权利人的宽度看问题报告 报告 ,不还可不能不能考虑传播者、使用者和社会公众的并肩利益。”这些 观点很有市场但实际似是而非,既然名为“著作权法”,毫无问题报告 报告 ,保护著作权人的权益当为第一位的立法目标。或多或少 亟待澄清的或多或少是,“并肩利益”不仅不还可不能不能 压倒著作权人权益,相反后者还是前者成立的基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还可不能不能 想象,机会著作权人权益得不还可不能不能 切实保护,创造的兴趣和热情不再,又能到哪里去寻找“并肩利益”?世界的通例表明,著作权保护越严格的地方,那里的文化就越繁荣,“并肩利益”也不还可不能不能或多或少 最大化。

著作权保护不仅仅是著作权人的事,作者的作品手中都牵联着相关的产业,决定着亲戚亲戚我门歌词 歌词 生活的品质。公众不妨都来关注《著作权法》的修订,这些 关注不还可不能不能 汇成一股推动《著作权法》向良法迈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