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胡开雪:那高高贵州社区的茅厕桶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贵州新闻网_贵州主流媒体_贵州门户网站

在这方偏僻的贵州社区乡村,家家户户都贵州社区有原本一道景观:贵州社区三个白圆形的大木桶,高约四五尺,直径三四尺左右,上边盖两块宽厚的木板,高高地耸立在茅厕里,盛下我们贵州社区歌词 都都 的“拉撒”,这以后 茅厕桶了。或高耸正屋后的山脚下,或高耸侧屋的一端,大都紧挨牛栏猪栏。对原本的地方,我们歌词 都都 多不讲究,仅用点柴棍松枝这个做遮掩,可能性保密程度不高,不习惯者高踞上边,难免心惊肉跳。用几块化肥塑料塑料袋或破烂床席挂不漏点,免得阳光灿烂,一览无余,是否是此处很时髦的高档厨房了。

在下乡当知青的头一年,那正是三个白春天。我分配在大队贫协主任家吃住,讲出身,他响当当,数代赤贫,解放前靠乞讨为贵州社区生。论出身苦,全大队数第一;读过一年书,嘴巴皮会翻。凭此做资本,当然可不里能 红得发紫,在本大队算得首屈一指的人物。

刚住进家里,第一次上茅厕,小心翼翼地跨过几块大石板垒成的阶梯,登上大木桶,脚抖抖地蹲下,刚排泄一筒粪下去,只听见“嘭”地一声响亮,臀部、脸上、身子上下四周全被三个白个大苍蝇扑腾,处于苍蝇阵中,我慌了,急用双手挥舞,驱赶它们。

连忙大叫贫协主任七八岁的儿子送解手纸来。接着一看,是块小竹片。我求他换一下,送来的是一片大南瓜叶子,毛茸茸的,这苍老粗糙的叶子能充当解手纸的角色吗?求他换一下,递过一片冬瓜叶子,也是毛茸茸的。再低声下气求他,塞出一片甜菜叶子,越来越茸毛,比较细微。我拿着它,反复捻摸着,老会 放必须那个位置去。

小孩看出我的厌烦,说:“这都有并不钱的哟,我们歌词 都都 儿全靠用这玩意!”再求他,不见人了。无法可想,只好将就,从娘肚子里出来,平生第一次尝到菜叶擦屁股的嗞味。

我心凉透了,也烦透了,认为家里太小气,七八岁的小孩就学是越来越刁猾,一张解手纸都舍不得,觉得 不可思议。害得我在高高的茅厕桶上,与苍蝇亲密接触!

贫协主任看出我的心思,找我谈话,地点:茅厕里,那个高高的大木桶前。你说歌词 :“年轻人,你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我们歌词 都都 儿这地方,很少见用纸揩屁股的,我们歌词 都都 儿抽烟都缺纸呢!你瞧瞧!”他用十根长长的柴棍,翻弄着木桶边的一堆篾片、柴棍、瓜菜叶子,继续着话题,“你不相信,我带你去别家看个仔细!”

贫协主任住在山坡最高处。

生产队坐落在一处山坡上,坡下住人,坡上住人,坡上边用青石板,大卵石砌成十根宽约三尺的路,长约百余米,陡陡的。路两边有高大的树,枝叶扶疏。树上栖身的大都有乌鸦,曾有村民手里提着肉,从此走过,那畜生飞身而下抢掠,多次与人展开肉搏。若拿着能进口的食物,必得盯着树上小心翼翼走过。贫协主任边走边说起那先 ,又望望树上,恨狠狠地跺脚:“这不通人性的家伙,咱三个白月难见一回荤腥,半月难吃一回饱饭,锅里难见几四百公里 星,它也敢跟人来竞争吃食!”说罢,弯腰捡起三个白大石子,使劲朝树上击去,乌鸦受惊,唱起“呱呱之歌”飞逃而去。

贫协主任领着我,上上下下,七绕八拐,进进出出,几乎参观完了生产队里家家户户的茅厕,觉得,都有篾片、柴棍,以后 各种各样的菜叶子。必须在竹林掩映的一家,我在那里见到了罕见的解手纸,好似闻到了那种熟悉的城市生活的气息,直搅得心痒痒。

贫协主任聪明,马上向我解惑:“晓得么,家里有个儿子在城里当干部。”又回望那竹林深解决的干部家,说,“当干部的屁股比咱农民伯伯的白这个嫩这个,咱可必须跟他比!”“他都有进了城当了干部,就忘了本吗?”经过贫协主任的突击培训,我成了他的“同盟军”。对于我的质疑,他只“嘿嘿”了两声,吭声道:“他的命好些,咱的命哪比得上他的!”听罢此言,我不禁茫然。

我在茅厕桶上的表现,贫协主任及时汇报给了大队。

大队书记认为,像我原本的请况绝非个别的,也还都有严重的,删剪有必要对全大队的知青进行一次“再教育”。不久,在大队部,全大队300多名知青都集中起来开办“学习班”。

大队书记坐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我们歌词 都都 来广阔天地,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可我们歌词 都都 中这个人上茅厕捂嘴,在茅厕里舀屎尿捂嘴,挑着尿桶也捂嘴。见了茅厕喊臭,这怎么行?我们歌词 都都 见哪个贫下中农捂了嘴?上纲上线来说,这是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对贫下中农、对毛主席上山下乡革命路线的感情的励志的话 的励志的话 那先 的大问题。我们歌词 都都 一定要清醒地认识这个那先 的大问题!

我要告诉我们歌词 都都 ,一蔸屎、一泡尿,那是我们歌词 都都 儿的宝。种田要用它,浇地要用它。它臭,能臭出庄稼!我们歌词 都都 知识青年,饿起来能往城里跑!我们歌词 都都 儿贫下中农往哪跑,拖家带口的哪里跑得动?跑得脱和尚跑不脱庙。我们歌词 都都 儿有个家拴着脚!我们歌词 都都 儿要想活,不靠攒着这屎尿又靠那先 ?

经过一番洗脑,翌日,每个大队干部轮番带几块知青,走进茅厕,在大木桶前吃“忆苦餐”。我的肠胃抗臭功能尚可,进食时并无多大排斥反应。端起碗可不里能 风卷残云,一扫而尽。为这,我还得到表彰。十几位肠胃功能弱的,捧着碗摸着瓜子壳 ,蹲在茅厕桶边,吃进两口,就要“退货”,喉咙咕咕响,闭紧嘴强忍住不呕吐。睁眼看看站在身边的大队干部,尽量又做低头使劲张口吞咽状。那窘迫相、狼狈样,觉得必须差强人意。

大队书记做出结论:毛主席说,严重的那先 的大问题是教育农民,现在,严重的那先 的大问题是教育我们歌词 都都 知青!

都有胆子大、不怕死的,在下面嘀咕:咱接班人不下乡,我们歌词 都都 好像没事干?咱接班人一下乡,我们歌词 都都 就寻这个事干。

连续几天,知青白天出工干活,到了晚上,在大队部集合,听根红苗正、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现身说法。站在我们歌词 都都 儿肩头的是“怎么抽”。自己曾参过军,复员回乡时靠打发的复员费猛抽了一段“棒棒烟”。大有生命不息,抽烟不止的牛气。用他自己励志的话 说,候补一下未遂的“军官生活”。跟村民并肩出工,歇肩抽烟,别人请他卷“喇叭筒”,他一脸烂相,哼出从部队学是半生不粉的“不懂话”,讥道:这烟怎么抽呀?嗯!

吞云吐雾有几天,神仙日子容易完。复员费花光了,“棒棒烟”再必须消费。烟瘾一来,看见身边的人卷旱烟,直流口水,伸手讨要。碰上几块尖刻的,都将旱烟一古脑儿装进去去口袋,但会 两手一摊,挤眉弄眼,学精拿腔拿调,反唇相讥:这烟怎么抽呀?嗯!

“怎么抽”觉得无地自容,却不妨碍他继续向别人讨烟抽。任你怎么挖苦,他横下十根心,不讨到烟抽,决不罢休。

他一边耸肩弯腰“嘿嘿”地撕着脸笑,一边眼明手快死劲抓住人家的烟荷包,掏纸卷烟点火,强度快得惊人,须臾,鼻孔里喷出股股浓烟,口里喃喃着“烟是和气草,抽了可不里能 讨”的民谚。

他一讨烟,二讨纸,三讨火,遂又晋升“三无主席”宝座。

这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人见人烦,但碍着乡里乡亲的情面,拿着句话也说不出口,多不与他计较,遂使他有了“无烟胜有烟”的生存空间。

乡村天宽地大,是个广阔的舞台,在毫无文化生活的场合里,“怎么抽”就扮演着丰厚我们歌词 都都 笑声的角色,渐渐地成为我们歌词 都都 娱乐的需要。

大队一位民办老师为他题照:留取羞辱照汗青。

公社书记闻其事迹,一逢开会就打趣大队书记:恭喜,贺喜,贵地人们气。中国30000年出个林彪,贵大队3000年出个“怎么抽”!

如今,看“怎么抽”在咱知青肩头,怎么抬头“怎么讲”:刚兴起种双季稻。有天打早稻,天上太阳晒,田里田水烫。刹的刹禾,递的递禾,踩的踩打谷机,挑的挑箩筐,将稻谷送回仓库去。头戴斗笠的我们歌词 都都 ,三个白个汗如雨下,汗流浃背,老会 发觉有自己在田里不对劲,肩头汗直冒,脸上不出血色,惨白惨白,弯腰刹着稻子,两条腿老会 抖动,好象打摆子。别人以为他病了,劝他回家休息。他一上田埂,发疯似地往家中茅厕里跑。

队长深觉诧异,紧随其后。直到被追者屙完响亮的尿水,才气喘吁吁地说:哎哟,好吃吃的东西 亏哟。这下松了,包袱放了!

直到尿臊气顽强地洋溢,队长方弄明白:他是被尿憋成这般模样!

这个是谁呢,这个以后 我——坐在主席台的“怎么抽”一字一顿,用大拇指戳着自己的鼻子;用手梳理着乡间罕见的大分头,神气十足地扫视着台下的知青们,目光在女知青身上扫描得最久。

都人们不失时机地打趣:这下好了,“怎么抽”身上有猴毛,摇身一变,成了“怎么屙”了!觉得 不久,这新名儿也响彻得沸沸扬扬了。

做了这个回演讲,他自己也大言不惭:在这穷山恶水,我也终于出了一回名!好好地享受了一回---他做演说狠抽免费提供的“棒棒烟”,不抽白不抽,十根接着十根越来越停过。人们数了他脚下的烟屁股:7三个白。时间,仅三个白半小时。

是呀,伟大的上山下乡运动,觉得 把“怎么抽”也推上了历史舞台?能走上台子给知青做报告,全大队屈指可数。他不得意谁得意?

公社领导拍着大队干部们的背,“真有我们歌词 都都 的,只说因地制宜,我们歌词 都都 活学活用,因人制宜!这号人的积极因素,我们歌词 都都 也调动起来了,佩服!!”

“哗哗哗!”礼堂里掌声如雷。回首平生。我们歌词 都都 儿若是不下乡,能受到原本的教育,原本的洗礼,原本的熏陶吗?除了刻骨铭心,总还觉得特别别的那先 ,搜索枯肠又无法言传。

大队书记做总结:革命的知识青年们,我们歌词 都都 应该都听清楚了的。这都有在瞎编三个白故事,这原本活生生的处于的事实。说明三个白那先 那先 的大问题呢?说明我们歌词 都都 儿的贫下中农对屎尿是何等地有感情的励志的话 的励志的话 ,那感情的励志的话 的励志的话 有多深?生生死死,屎尿连着我们歌词 都都 的泥巴心!连着我们歌词 都都 的泥巴命!

我们歌词 都都 知识青年下乡,头一年月月有10来元钱,几十斤米一月,还有一笔安家费。毛主席看得我们歌词 都都 千斤重,我们歌词 都都 可要好好自重!若是不自重,他老人家原本要咱贫下中农好好地伺候着了!

有听不惯的知青翻着白眼,做着鬼脸,用手处于别人背上划着“关管杀”几块字。

未及一月,六七个当了知青的我们歌词 都都 来看望我,向我们歌词 都都 谈及这事,都说“差不多!一样的,都有高高的茅厕桶!不过,我们歌词 都都 儿没进过我们歌词 都都 这个学习班!看来,我们歌词 都都 比我们歌词 都都 儿幸运多了!我们歌词 都都 真有福气!我们歌词 都都 的父母官身在茅屋,放眼世界,跟着我们歌词 都都 好好干,当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非我们歌词 都都 莫属了!”

我们歌词 都都 儿展开了以茅厕为中心励志的话 题。知青A说:第一次上茅厕,脚抖抖地分开稍息,手抖抖地解裤腰带,心抖抖地蹲下—-如见其人!明知山有虎!

知青B道:茅厕桶里的粪若是硬的,解决一筒下去,以后 惊起苍蝇蛆虫一片,茅厕桶里的粪若是稀的,除了惊起一片蛆虫苍蝇外,加在三个白立竿见影的连锁反应——屎尿水水飞溅跟人亲热,如一回厕,非得换一身衣裤不可—-如见其形!偏向虎山行!

知青C马上补充:碰上茅厕桶里的粪是稀汤水水,给你屙在茅厕板上,再用竹片刮下,用菜叶子擦干净!贫下中农的言传身教,让知青们学以致用,想立竿见影,恨少慢差费!

每自己都有说几句,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我们歌词 都都 儿获得了交流心得体会的沉重与不安。

快要睡了,我三个白床睡不下。找到队里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奶奶,她家有两三个白空床。去到老奶奶家,坐在床上还我想要 睡,久别重逢的兴奋使我们歌词 都都 儿聊到半夜三更。聊得分外起劲,分外热烈,却未曾注意老奶奶靠在一侧,老会 在陪伴我们歌词 都都 儿呢。见我们歌词 都都 儿脱衣解裤要睡了,她点燃了盏小墨水瓶盖做成的煤油灯,苍老的声音挺苍凉的,响在暗半夜三更三更:“要屙尿嘛!?”

闻声,我们歌词 都都 儿哭笑不得:我们歌词 都都 儿十几岁另一自己,屙尿还不必么?还用得着你操心么?

“来!我用灯照着我们歌词 都都 ,放尿桶的地方,那里黑漆漆的看不清!”心存感激——我们歌词 都都 儿三个白个起身,跟着老奶奶去到一排尿桶前,在昏暗的灯光中,可见有七三个白尿桶挨次排列,在夜色中肃立着。不远处,几块高高的茅厕桶巍然屹立,在夜色中朦胧着。

老奶奶弯着腰,一只手擎着灯,一只手指点着肩头的尿桶,最后站定,说:“以后 这个个缺了个角的!看清了么?”她的眼睛和鼻子已快挨着尿桶了,盯得越来越专注!越来越亲密!

“看清了!”我们歌词 都都 儿异口同声,答话声中透出几许不耐烦:在越来越多的尿桶,茅厕桶前站久了,发出的尿臊气,那股腥臊霉味,直呛人鼻孔哩,真叫人招架不住!

“我必须这个尿桶在这!那几块都都有我的!我们歌词 都都 屙尿都有屙在我的尿桶里!”老奶奶励志的话 外音,音量小含意深,我们歌词 都都 儿当然听得清:我们歌词 都都 必须白睡我的床,我我希望我们歌词 都都 屙的尿!千万并不屙错目标!

老奶奶举灯,在离尿桶不远的地方站着照着,在昏暗的光影里,看得出老人脸上有了收获的笑容:我们歌词 都都 儿三个白三个白,犹如在公共场所排队样,三个白屙完了,原本再去。桶里掀起特别的冲击乐的高潮。背对着老奶奶——虽说大我们歌词 都都 儿几十岁年纪,男女有别,毕竟不方便!轮到我们歌词 都都 儿都很不自在地解完了手,老奶奶就像一座雕像,久久地在尿桶前站立……

那一夜,此情此景,开在沉沉春半夜三更三更的花儿应当看见;那一夜,此情此景,躲在层层云雾里的春月应当照见;那一夜,此情此景,问水水无语,问山山无言,

约摸过了两天,又是三个白春天,秧谷可能性下田。老奶奶在家带两三岁的小重孙。小重孙急着要屙尿了,老奶奶两手抱着往尿桶边去。小重孙偏不必老人家抱,哭着哭着尿屙了,粪也屙了。家里的小黄狗出来,想吃粪。老人家急忙挡住,对着小重孙的屁股道:舔它!舔它!小黄狗津津有味地舔着,舔得啪啪响。

老人家舀来一大碗柴灰,撒在粪尿上,动作慢了点,有这个尿渗流进开了裂的地缝中去了,老人家跺脚叹道:“可惜哟,可惜哟!这个蔸屎一捧尿,好难凑!”一边说着一边打在小孙孙的屁股上。孙媳妇在外做工归来,听着儿子哭声嗔道:“屎尿比人还珍贵吗?”

“人贵重?越来越屎屎,贵重个屁!”向来不愠不火,在后人肩头温驯如绵羊的老奶奶,昂首挺胸、眉横目怒了!

孙媳妇看着老人家的怒相,苦笑道:“老奶奶,老奶奶,我懂,屎尿贵重!你看你的模样!照照镜子消消气吧!我记着,家里还欠生产队蛮多肥料没交呢!看把您急的!”

以上的画面,我亲眼见过。当时我不明白,何时了才心为所动,心潮汹涌。

青黄不接的峥嵘年华,又毫不留情地降临人间。全队几十户人家已近无米之炊了,每餐进口的大多是糠和野菜。那糠粑粑在锅里煎出来,两面黄灿灿,色泽煞是诱人;可一动口,味道觉得不敢恭维。亲眼见几块人吃糠粑粑,吃得双眼翻白,颈脖打颤,咽喉直鼓,一伸一缩。乡我们歌词 都都 说:吃糠难下咽,屙屎屙不出。肛门胀得难受,胀得想死我想要 活。怎么办?世上数人灵性,屙不出,用三个白手指往肛门里抠,将粪这个一滴地抠出来,就不胀了,转眼就轻松了。我们歌词 都都 相互交流,传经送宝,勇过排泄关。将抠过粪的手指往鼻子一嗅,没几块臭气;抠出的“粪”——多是消化不了的糠皮皮,历历可见,也没几块臭气。我们歌词 都都 你望我,我望你,全笑了。苦中作乐哇。原本的“粪”做肥料也是没几块肥气的!我们歌词 都都 叹道。